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空姐卖保险
空姐卖保险

空姐卖保险

「空姐」,似乎对很多男人而言会是幻想,其实很多都属平凡,并无过人姿色。不过,甄选得上空姐的女生至少不会太丑。(但是我有一个朋友,长像很普通,却当华航空姐,不知道是化妆技术好还是怎样,让我很讶异)但有些欧美航空公司的「空姐欧巴桑」却很伤眼,或许她们年轻时也漂亮过。国内航空比较在意外表,稍上年纪的空姐,少部分得以续留外,大多数转调地勤。


  空姐的薪水比一般的白领阶级高,尤其是国外线,长途飞行下,加给更为可观,七、八万以上。但说穿了,空姐也不过就是高级服务人员,工作内容异常乏味,机上环境也属恶劣,工作并不轻松。对许多女性而言,空姐似乎是一个可以「想像」的工作,而我周遭也有异性朋友从事空服工作,也有人甄选上空服员,却反悔而不愿意报到受训。


  坐过不少航空公司的飞机,若要比漂亮,亚洲线如:日本、韩国、新加坡、大陆、台湾等等,还有一些东南亚线,都有漂亮的空姐,其它一些欧洲线,尤其是北欧线的空姐也不赖。就台湾与大陆来比较,大陆空姐的整体素质较高,或许是大陆人口多,人力资源发达,万中选一,自然平均素质高。


  说到服务,台湾的机上服务算不错、也频繁,但有些空姐的态度很不甘愿,人前一个样,送完餐点,起身离去时脸色丕变,虽然不是每个空姐都那样,但很多都如此。


  有些打从心底就有种骄气,稍微观察就感觉得出,好比电梯小姐送走乘客,关门那一刹那,有的脸上表情会大不同。是不是出自内心,被服务者可以用心感受得到,好比听人家歌唱比赛,一样是好听,至于感不感人,各人体认不同。


  台湾的女权算是幸福,被父亲宠、被男友宠、被公司的「色」主管宠,不同的文化气候,造就出不同的气息。以空姐的服务态度而言,我比较能感受到真诚者则是日本的航空公司,新航也不错,纯属个人主观意识。


  总之,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就算要演也要演得像,才不会顾人怨,既然是服务业,跟客人过意不去,万一遇到「澳客」,受气的也是服务员自己。


  有些男人搭机,看到空姐难免遥想一番,我却不太会,因为搭机对我来说是种梦靥。每次搭机,浑身不自在,内心非常恐慌,睡也睡不着,心神不宁,老担心飞安问题,基本上,腾空在天上让我很没安全感,有时不免长途飞行,更是一种折磨,每次平安降落后,内心都有一种历劫归来的感觉,但又不得不搭机。


  讲了一堆,进入故事主题。


  我有一个朋友(算是朋友吧),她不是现役空姐,已经离职半年多,至于离职原因,不外乎生活作息不正常,工作乏味、压力大。言语中感觉其对空服员这一行不甚眷恋,抑或有其他原因,我也未加探究。那家航空公司?不方便透露!


  大学英文系毕业后,就进入该航空公司担任空服员的工作,三年后离职。为什么我会认识她呢?是因为业务有所往来,认识她的时候,她离了婚,已经转行当保险业务员,至于是那家保险公司?则和航空公司一样,容我保留。


  她叫做小轩(化名)。小轩身材适中,一百六十初身高,身材OK,长像有一定水准,言行举止很像坏女人,会勾起男人想将她就地正法的欲望,绝对不会误认为她是良家妇女。


  认识她是因为朋友介绍,互动目的也是她想拉保险,而我则是贪图任何的有机可乘。互留了msn后,网路上所聊跟保险无关,大多是情色话题,她也是一个开放的女生,看过她部落格很多服勤的照片,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据她所言,曾跟机长发生过性关系。另一个女性空服友人也说过同样的话,我无法分辨真伪。不晓得是不是她们唬弄,觉得跟「机长」发生性关系很光荣,所以刻意捏造,或是这种情形对她们族群而言很普遍——反正天天飞,工作压力大,且生死由人,所以及时享乐。


  (我有一位开战斗机的朋友跟我说,他在机上都偷放小瓶威士忌,压力大时喝上一口,不过我始终觉得他的说法太唬烂)聊了一段时间,小轩对我越来越不耐烦,口气也越来越不悦,常聊没多久就有事忙,显然很不愿意聊情色话题。还跟我说,如果我不是一开始就跟她聊「一夜情」,搞不好她对我印象会很好,或许还有机会交往,可是我太随性,老爱聊色,令她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那时她跟男友分手不久。


  后来只要每次敲她聊天,她总是说,要买保险吗?如果不是就不用聊了——有够现实!


  有一天心血来潮,线上问她,你们公司有哪些保险方案?(我虽然也学商,但对保险没啥研究,反正定型化契约,不就那个样,羊毛出在羊身上!)谈到保险,对她而言比较起劲,问了我固定收入及业外投资收益,大概是想算计我购买保单的能力,要我有空去找她详聊。


  说到这,我曾线上遇过女保险员,线上说得暧昧,也不承认有男友,一旦见面才发现,连结婚戒指都戴上了,有丈夫当然没男友,别说客户好色,就连女保险员本身恐怕也是心术不正,刻意制造假像,引君入甕. 看电视报导,有人连手都没牵到,就买了好几的单位的灵骨塔,有够瞎!这种情形恐怕很难在我身上发生。


  有天约小轩出来喝咖啡,我也不啰嗦,问小轩说买保险有甚么好处。自然不会是指保险本身,而是向「她」买的好处?!


  一阵协商后,小轩说可以陪我上床,但有但书。第一、不能耍变态、(何为变态?)不能暴力、特殊癖好;第二、要等保单七天(或几天?不甚注意听)生效、无法解除退费时,才能报答我。至于我会不会提早赎回则是无所谓;第三、有关保单的金额,至少是年缴十万、五年以上,至于保单签约,我担心的话,自然是到她们公司签比较保险。


  即便不牵扯男女间的哀怨情仇,买保险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说不上是损失,小轩愿意献身只算是附加价值,偏偏我对买保险没「兴」趣,只是对小轩有「性」趣。问小轩入行以来,用这种方式交易过几件,她说从未过——坦白说,我蛮想相信她,不过意义不大。


  她怕我得手后悔约,我也怕生效后她爽约。(那不就很干?!)问她有什么方法可以确保银货两讫(譬如到法院公证什么的,想太多了),小轩也是爱理不理,一副高姿态,似乎愿意妥协已经很委屈。


  我套她口风,问她一张保单抽多少佣金,可不可以不买保险、直接以佣金为代价,她也不愿意。她要的不只是单笔佣金,还要业绩累积所带来的分红及后续效益,那就很难估算价值。


  (我想过,就算愿意付她单笔佣金也不划算,除非真的自己本来就有打算买保险,又或者真的很哈她)当时乔不拢的情况下,也就没下文,不过msn上遇到,也是会有一句没一句聊着。


  有一晚,线上跟小轩打了招呼,她开口说要向我借钱,虽然不是大数目,也不是几千块可以打发(奇怪!跟她也没熟到可以金钱借贷,何况钱借出去也是有去无回)。重提了往事,问她意下如何,心中也无太大期待,岂料她一口答应。


  既然如此,我也乐观其成。


  隔天下午,请了事假,特地去找小轩。(现在想起,觉得错过一件事——当初怎么没叫她穿空姐的制服,也不知道是否缴回航空公司、还是有保存下来?)接到了小轩,两人熟识之故,气氛很轻松,一点都不见外。在车上,我摸了她的手,她却说不要这样,进去房间再说。


  进到汽车旅馆房间,小轩伸手要我把答应借她的钱交出来,拿过手后,在我面前大剌剌的数了起来,随即收入她的LV名牌包。


  「接下来该办正事了吧!」我这样跟小轩说着。


  小轩说:「我先去洗澡,等一下再换你洗。」


  我说:「哪有这样!要就一起洗,不然钱还我,我不借你,我要走了。」岂料,小轩真的从LV包包里把钱掏出来要丢还给我,这下我踢到铁板,反而跟她陪不是,践踏了男性的自尊。


  一会,小轩洗完澡、包着浴巾出来(刚刚被她白眼,也没气氛偷看她洗澡,丧气的躺在床上)。待我快速洗完澡,小轩已经在被窝里看电视。我钻了进去,就欲开工,小轩再三重申不能耍花样。


  虽然小轩对人够GY,不过,更是激起我想征服她的欲望。唉……男人啦!


  而且她当过空姐耶!


  亲了她的嘴,也不排斥,一阵SOP后,小轩的态度也没那么菱角(是「稜角」才对,不是吃的菱角)。她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感觉她是女皇,我是她的奴隶。不过我也不介意,卖力取悦着她,不断试探她的性感带,遇到敏感处,她也用声音来赞许:「就是那里,没错!」(她的胸部是小C,摸起来软软而有弹性!)摸到桃花源处,湿湿黏黏的。我跪在小轩身旁,左手在小莱「茵河」上不停用手滑动,右手也挤压着她的乳房,偶尔也夹着她的乳头,嘴巴一下亲她的嘴、一下吸她的乳头,有时把手指放进她的嘴巴里,她也淫荡地吸吮着。随着下面手指动作的加速,她也更为投入且放浪。


  改变了姿势,要她弓起腿,我头钻到她大腿中间,伸出舌头,当作搅拌器般在小轩的「茵河」处不断动作,时而上下,时而前后,时而左右;也伸出食、中指,帮忙撑开私处的阴唇,以利舌头更方便深入动作;当小轩的爱液流多了,我也来不及排除,随着我的舌头溢入了我的嘴巴内。我也不以为意,吃进不少。


  小轩都不说话,我也赌烂她,懒得跟她说话,以免碰钉子,两人就好像演默剧,又好像哑巴做爱,只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


  要她翻过身、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伸长舌头,用手扳开她的股缝,刷动着她的阴户;屁眼也一并照顾,还用力用舌头钻了好一阵;手也由后伸到胸部,把玩着她的乳房。小轩终于开口说「好舒服」。


  (当然舒服啰,我那么卖力工作!)


  要小轩用「69」式互相服务,男下、女上。感觉她的技术很不赖,舌头有变化,快慢也有序,我给她的刺激越多,她回馈给我的动能也越明显,好好玩!


  我的舌头好像是遥控器,不过她兴奋时有点粗暴,牙齿卡到「传家宝」好几次(那时虽觉得舒服,完事后则是有点痛)。后来觉得受不了,很想出来(小轩先前说只能一次),赶快改变姿势,继续服务着她,让「传家宝」稍事休息。


  过了一会,要小轩帮我戴上保险套,先采用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双手环抱着小轩的背,规律的动作着。动没几十下,觉得很想出来,赶快要小轩改变姿势,坐到我身上,男下、女上。她坐在我上面玩,角度力道由她控制,我也懒得顶她。(应该是说我在想办法分散注意力,撑久一点)只见小轩伸出她的手,用手指头抚摸自己的阴核,我的「传家宝」则是整根没入其桃花源洞。


  我把双手当枕,放在头后,没多久,小轩硬是把我的手由脑后拉出来,要我抚摸她的胸部。不到五分钟,我真的太兴奋,忍耐不住,想要小轩换个姿势,她说这样很舒服,问我又要干嘛?我说第一次跟你做,太兴奋了,很想出来,所以要换个姿势。小轩说:「想出来就出来啊,你很没用耶!」不一会,「传家宝」就不争气的把「货」交给了小轩,也不敢问小轩有没有高潮,看来是没有,不过应该也是有爽到。


  我由背后抱着小轩温存,言语间单手抽了面纸,卸下保险套,解释道:「第一次跟你太兴奋了,所以忍不住,下次会更好,不然等一下再来一次好吗?」小轩说:「还来一次勒?!」问她之前男友表现怎样,她也不讳言,说跟我半斤八两。


  小轩说她想睡一会,我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小轩转过头去睡自己的,也没想就依偎在我身旁。(幸好我由后面主动抱着她,她也不反对)休息时间剩不到三十分,柜台打电话来提醒,我想叫醒小轩,她说很想睡,要我加时,连她自己的手机响也不接。


  后来她睡醒过来,其实是被我揉醒的。小轩起身上厕所撒了尿,我问她要不要再来一次,她有点不屑的说:「你行吗?」话虽如此,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


  这次我还蛮神勇的,也比较没感觉,只是想雪耻,干了五十分(实际进出时间应该有三十分),还是挺得住,没有想出来的意思,反而是她腰痠背痛,直说不行了,也有达到高潮。


  俩人结束后,还一起抽着菸,泡在按摩浴缸里调情。她烟似乎抽蛮凶,虽然我戒菸了,不过还是陪她抽。聊天时,她还不死心,问我要不要买保险,如果我买,要陪我三次(以前是说一次而已)。


  后来再聚,我们还是朋友关系,不过没有再去开房间,因为言而无信,借钱不还。而我也不愿意再借她钱,所以就没有共识。


  话虽如此,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买保险,即使她不陪我上床,我还是会跟她买,因为见面三分情,至少有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