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遭遇蹂躏
遭遇蹂躏

遭遇蹂躏

沈洋感到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痛,特别是下身的阴道,火辣辣的疼,感觉好象被撕裂一样,还有胸前的乳房,刚才那个杀人犯不停地捏,揉,舔,甚至还咬它们。但是肉体上的伤害比起心灵上所受到的创伤,这些又算什么呢?


  终于被强奸了,而且是自己要抓捕的逃犯,一想到这里,沈洋就伤痛欲绝,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昨天,就在昨天,她还和周进商量结婚的事宜,毕竟他们已经恋爱三年了,周进说等这次任务完成,就和她结婚。


  沈洋还清晰记得周进说话时自信的表情:「婷婷,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我要使你成为世界最快乐的新娘。」但现在,周进已经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而自己还活着,但这样活着和死又有什么分别的。


  「哦……」沈洋轻轻地吟了一声,她感到那个男人又压了上来。


  就这样,五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吴仁兴感到无比的爽快,这女人真不错,玩了这么多次,小逼还是这么紧,夹得他好舒服。只可惜这个女人在干她的时候,从来不呻吟,也不叫唤,只是闭着双眼,紧咬下唇,一副拼命忍住的样子。虽然脸色潮红,阴道里也湿淋淋的,可就是不出一点声音。


  没有反应,就等于奸尸,这让吴仁兴颇感无奈,不过好在时间多的是。因为外面风头紧,他准备在这个山洞多待些时间,有的是机会调教这个女警。


  沈洋默默计算着,三十九次,在五天里,吴仁兴在她的身上整整发泄了三十九次,从她被他强奸的第一次开始,她的阴道就没干过。一次次的被强奸,心中的痛早已经麻木。


  她也不在流泪,也许泪早已流干了。沈洋感觉自己不再是个女人,而是沦为了男人的玩物。


  以前她在办案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几个女警由于各种原因失陷犯罪集团手里,惨遭轮奸,毒打,性虐待,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有的甚至精神失常,更有几个女警未被解救出来,听说被杀害或被卖到国外当妓女,境况非常的凄惨。


  她绝不会想到这种厄运有一天会降临到她的身上,她的将来会怎么样,或者说她还有将来吗?但是她知道这一生幸福将与她无缘。


  沈洋对眼前这个男人感到无比的恐惧,他不仅力气大的惊人,一只手就可以把她轻松的拎起来,而且性欲也非常强烈。


  不论是在她吃饭还是睡觉,只要吴仁兴性趣来了,就扑上来,扒开腿,就干起来。沈洋一点反抗也没有,并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这个男人令她感到害怕。


  他阴沉的神情,冷笑的样子,让她不寒而唳。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昨天在玩她的时候,沈洋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他就差点儿把她的手腕拗断。


  沈洋并不是怕死,现在的情况还不如死了,可这个男人不会让她痛痛快快的死,总是想办法折磨她,不知道后面又有什么花招。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倾盆大雨,现在只是四月,山里的气温还是很低的。沈洋不由卷缩起身子,双手环抱,两条腿也弯起来,大腿紧贴小腹。


  吴仁兴没有把她绑起来,只是剥掉了她的裤子,不让她再穿上,这样就限制了她的行动,即时沈洋能逃出山洞,不穿裤子也跑不远。何况连日来的强奸早已经毫尽了她的体力,现在连她站都有些站不起来。


  吴仁兴正坐在一旁吸烟,他盘算着将来该怎么办。他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人越杀越多,他一定要小心在意,否则就算警察没抓到他,那帮人也可能把他灭口的。


  要想办法离开四川,逃得越远越好。吴仁兴猛吸了一口烟,然后抬头望了望一旁的沈洋。


  沈洋侧卧的姿势使她的下体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虽然沾了不少灰尘,但那双腿依然雪白,特别是两片屁股肉,圆润上翘,诱人之极。


  吴仁兴有些忍不住了,他掐灭香烟,走到沈洋的身边,蹲下身子,弯下头,仔细观察着臀肉之间的风景。


  沈洋的屁眼生得很小巧,直径还没有一根小拇指大,屁眼呈粉红色泽,周围有些细微的褶皱,并长了几根肛毛,屁眼微微地一张一合,想朵小菊花般,诱人之极。


  吴仁兴伸出一根手指,指尖轻轻触了一下沈洋的屁眼,拨弄着周围的肛毛,然后慢慢插进屁眼。屁眼真的太紧了,只能指尖的前段插进去。


  吴仁兴刚一用力,「啊!」沈洋就叫了起来。


  处于昏睡之中的沈洋突然受到一下强烈的刺激,清醒过来。她马上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男人正用什么在插她的屁眼,凭知觉应该是手指。


  她一边扭动身体,想翻个身,一边把手伸到批谷子这里,抓住吴仁兴的手,想阻止他的手插进来,「别、别这样,不要这样。」「啪」吴仁兴在沈洋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雪白的皮肤上立时显出红印。


  「啊………」沈洋忍不住痛叫一声,眼泪已经夺眶而出,知道凌辱又要开始了。


  吴仁兴拨开沈洋的手,抓起她的一条腿,把它挂在自己的肩,一只手已经伸到臀缝之间,开始玩弄起沈洋的屁眼。由于吴仁兴的手指很粗,费了一些力气,才插进去一节手指,宽大的骨头阻止了手指的继续深入。


  虽然只进去一点,沈洋已疼得全身发抖,屁股不停扭动起来,手指已经这么痛了,如果是那个进去,自己的肛门岂不是要爆裂。


  沈洋轻轻抽弃着,她不敢挣扎太激烈,她虽然是个警察,但更是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被一个亡命之徒,任谁都会害怕的。


  「别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沈洋一边低泣道,一边轻轻扭动身体。


  如慕如诉的哀求,被玩弄又不敢反抗的无奈,沈洋的软弱更激起了吴仁兴的兽欲,他开始使劲的扣起她的屁眼来,把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指尖似乎已经摸到了直肠的末段,想再进去些,但屁眼周围的扩约肌紧紧夹住了他的手指。


  吴仁兴没有再插进去,而是扣了几下,他把手指伸到鼻端,闻了闻了,不由皱起眉头。


  沈洋屁眼的味道不比它看上去那么好。自从她被捉来后,就一直没洗过,但屁眼却是要用的,所以当然有异味了。这也没办法,他们身边的水只够喝的,哪能用来洗澡呢?


  吴仁兴虽不是个爱干净的人,但这样把阴茎插进沈洋的屁眼,他还是有点嫌脏。他想了一下,便有了办法,一把抱起沈洋,走到山洞外,借着倾盆大雨,开始给沈洋洗起澡来。


  冰冷的雨水浇在沈洋的身上,冻得她只打哆嗦。吴仁兴一双大手粗暴地搓揉着她全身细嫩的肌肤,特别是屁股,他洗得格外仔细。沈洋觉得全身都好痛,皮肤似乎没搓破了,却又不敢挣扎,只能轻轻抽泣着。


  洗干净身子,吴仁兴便把沈洋抱了进来。他把沈洋放倒在地上,也不给她擦干,而是用舌头从她身上舔去水迹。


  额头,脸颊,脖子,乳房,小腹,大腿,吴仁兴的舌头很长很宽,一扫就是一大片,很快就舔到了沈洋的脚掌,然后嘬了几口她的脚趾,然后把沈洋翻了过来,又舔干她背上的雨水。


  吴仁兴让沈洋跪起大腿,上身趴在地上,高高地翘起屁股,自己则跪在她身后,俯下头,掰开两片臀肉,露出小巧的菊花,然后伸出舌头,从下至上,开始一边一边舔拭起沈洋的屁眼来。


  吴仁兴的动作很快,也很猛,不一会沈洋的屁眼便被舔得通红,并四周沾满口水。


  沈洋感到万分羞耻,自己身上最隐秘最脏的地方甚至连周进都没碰过,现在却完全暴露在这个恶魔眼前,并被他玩弄,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吴仁兴温热并略带粗糙的舌头不停舔着自己的屁眼及会阴。


  和前一次的疼痛不同,沈洋没感到一丝的痛,甚至还很舒服,她竟然生出希望吴仁兴不要停下来的念头。


  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有这么无耻的想法。这个恶魔,恶棍,杀人犯,不仅夺取了她的处女之身,不停的强奸她,凌辱她,更杀害了周进和好几个同伴,她怎么可能会沉溺在他的挑逗之下呢?


  但身体的感觉是真实的,从屁眼和会阴处涌出的阵阵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大脑,使她耽于思考,而只想沉浸在性欲之中。不知什么时候,沈洋的口中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并且呻吟声随着快感逐渐响起来。


  「嗯……啊……好……好舒服……哦……嗯嗯……」沈洋大声呻吟着,但同时眼泪也扑簌簌的掉落下来。她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很羞愧,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被挑起快感涟涟。


  吴仁兴感到伴随着沈洋呻吟声,从她的屁眼里不断流出黏液,知道她快感来了。因为屁眼已经洗干净了,所以他毫无顾及地舔着,最后干脆直接亲了上去,张开嘴把沈洋整个屁眼含在嘴里,并把舌头卷起来,插进屁眼里。


  沈洋不停扭动着屁股,靠向吴仁兴,毕竟舌头的长度有限。


  此时的她整个大脑都被性欲占据,追求更多更强的快感,是她唯一所想,她的一只手已经伸到阴部,手指按在阴蒂,开始不停的拨弄。


  沈洋自己这样做很无耻,但此时除了用身体感受吴仁兴给予的刺激,她还能做什么呢?几天前,她还是个清清纯纯的女孩,心中的恐惧,痛恨是她无法感受性爱的快乐,她不想在仇人面前表露出身体的反应,拼命地忍着,其实她又怎么是御女无数的吴仁兴的对手。


  所以这次,最敏感的屁眼一经刺激,她便抛开的矜持,激烈反映起来。


  吴仁兴笑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取得了成功,美丽的警察不会在抗拒自己,没想到她的性感点是在屁眼。同时他有感到有写怅然,他的成功代表他即将离去,他的离去势必要干掉沈洋,说实话他还真有点不舍得,算了,先开了她的屁眼再说。


  吴仁兴朝自己早已勃起的阴茎上吐了几口口水,然后一手握住沈洋的纤腰,一手把住阴茎,硕大的龟头顶在粉嫩的屁眼上。


  「终于要开始了。」沈洋暗暗心道,她已经感觉到从龟头上传来的热度。


  吴仁兴双手紧紧箍住沈洋的腰,然后用力向前顶,龟头剖开窄小的肉道,慢慢进入到里面。


  「啊……啊……」沈洋扭动身体想甩开吴仁兴的手,真的太大了,虽然有黏液和口水做润滑,不是很痛,但非常的胀,沈洋真怕自己的肛门会爆开。


  这种压迫感是沈洋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不敢过分的挣扎,只好不停地刺激字的小穴,企图用快感舒缓紧张。幸好吴仁兴没有用第一次强奸她的办法,一插到底,否则她早就痛死了。


  龟头都已经进去了,吴仁兴不由呼出了一口气,这屁眼还正是紧。他挺动腰部,阴茎缓缓插了进去,插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又慢慢地抽出来,然后再插进去,如此反复几次,他是在给沈洋适应的时间,也让自己充分享受屁眼的紧涩。


  炙热的直肠夹得真是太舒服了,他几乎要射出来。


  「嗯嗯嗯……嗯啊……」在适应了阴茎的粗大后,随着直肠里分泌出更多的黏液,沈洋已没有刚才的压迫感,硕大的龟头刮得她的直肠壁好舒服,性欲又再次被挑逗起来,口中发出如天籁般的呻吟声。


  吴仁兴不再迂回作战,而是大刀阔斧,一插到底,然后扭了扭腰,使阴茎和直肠充分的摩擦,然后又快速的抽出来。


  吴仁兴激烈的动作带动了沈洋,她的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地前后摆动着,长长的头发不断在挥舞着,时而垂下,时而贴在雪白的背上,胸前的乳房也在淫荡地摆动着。


  「恩啊……恩啊……恩恩恩……」沈洋已经没有丝毫的保留,大声呻吟着。


  吴仁兴用力摆动着自己的腰部,小腹撞击着沈洋的屁股啪啪直响。


  他俯下头,不停地亲着沈洋的背部,肩膀,留下一个个激烈吻痕。伴随着沈洋又痛又爽的呻吟声,他感到自己要到高潮了,加快了自己的抽插速度,终于在一股灼热的精液从马眼迸射出来,罐满了沈洋的直肠。


  两人都趴在地上,久久一动也不动。


  此后的十余天,两个人不停的作爱,肛交,口交,乳交,沈洋从不主动,但只要吴仁兴一摸上她的身体,她就激烈的反应着。


  沈洋明白,吴仁兴一定会杀了她而不会放了她,她也绝对不会开口求饶,毕竟他们是仇人,有着不可解的深仇大恨,即便吴仁兴放了她,她也没脸回去了,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清秀可人的沈洋了,她再也不配穿那身警察制服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多非口舌,所以干脆自暴自弃起来,其实沈洋知道,从她被劫持的那天起,她已经死了。所以,尽管两人不停地作爱,也从不交谈一句,在追求的爱欲过程中迷失了自己,又管明天如何呢?


  ……


  吴仁兴又点了一根烟,今天的第18根,一边抽着,一边端详着自己的手,这是一双灵巧的手,也是一双有力的手。


  就是这双手,在那一天晚上杀害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在睡梦中把她勒死,吴仁兴记不清他到底杀了几个人,但没有哪次杀人象那次杀沈洋一样,他的手在发抖,在冒汗,以至于后来他根本没有去查看沈洋是否断气就离开了山洞。


  他感到有些后悔,其实他真的不想杀沈洋,如果情况可以允许,他甚至想放了她或者带她一起走,但这都是不可能的,沈洋是警察,他是逃犯,命运注定了他们一定要站在对立面。


  吴仁兴深深吸了一口烟,慢慢陷入深思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完】